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谢亚龙央视采访我时所说皆假话警察醉酒后打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04:18:15

  谢亚龙:央视采访我时所说皆假话 警察醉酒后打我

  你看过《红楼梦》吗?第一次见到律师的谢亚龙,没头没脑地问了这句话,他告诉律师,第一回合里的两个人名就是他现在的状态,那是甄士隐和贾雨村。这句问话造就了足坛扫赌打黑案开庭以来最轰动的地震。

  在12个小时的庭审过程中,公诉方一共指控了12项罪名,172万元的涉案金额。而谢亚龙当庭翻供,指控专案组严刑逼供,致使自己屈打成招,不过,法庭没有同意律师当庭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的要求。

  本报特派 陈宏 丹东专电

  刚被带离总局门就被扇耳光

  一开庭,整个旁听席就轰动了,因为公诉人刚开始质证,谢亚龙就表示自己遭受了专案组的刑讯逼供,随后整个上午,几乎都是他在讲述那个过程。

  2010年9月3日上午7:40左右,我被从总局带走,刚刚上火车,专案组的警察就骂我,我说你们怎么骂人呢,警察上来就是一耳光,你以为我们是北京公安吗?我们是辽宁公安!然后我戴上手铐,蹲在角落里,不让站也不让坐。谢亚龙的代理律师陈刚,给本报回忆了谢亚龙的话。

  到了辽宁,进入被监视居住的招待所后的当天,晚上6点左右,专案组对我开打了,手脚被拷牢,然后扇耳光,随后要求我自己脱光衣服,只穿一条裤衩,从头上浇凉水,9月份的沈阳已经很冷了,我冻得受不了。

  9月5日开始,我只能开始交代,他们仍然不断打,手段包括了电击,这导致了我现在严重的心律不齐,中间一直有羞辱和殴打,不让睡觉。还有一次,专案组的一位官员喝醉了,一来就莫名其妙地打我。

  接受央视采访时我全说的假话

  谢亚龙之前在看守所,曾经接受过央视的采访,其中提到了鲁能、亚泰等俱乐部给他送的钱,这些在公诉方的起诉书中也都有,但昨天,他当庭表示:这其中的绝大部分,都是我编出来的假话。当时因为我还没有见到律师,不能说真话。

  公诉方一共指控了12项罪名,172万元的涉案金额,谢亚龙的律师逐条给媒体复述了谢亚龙在法庭上的回应。

  像说山东鲁能夺冠后第二年给我送了20万,事实上夺冠后他们是表示了要送,但我说绝对不会收,所以他们其实根本就没给这个钱。他们来我的办公室找我,是因为山东要办亚冠的比赛,为了安保等工作,要求中国足协派遣工作组去指导,我向总局申请后派了十几个人去。代理律师金晓光转述说,刑讯逼供后,我说20万是打卡的,结果他们马上打给我妻子让他交卡,我妻子当场就哭了,因为根本就没这个卡的事儿,为了不连累患有尿毒症的妻子,我只能改交代称是送的现金。

  至于江苏舜天张某送5万块,完全是我编造的,因为我们就见过一面,是2005年十运会期间,我去舜天考察,当时还包括了当地体育局长等好几个人。

  亚泰是送了3万元的银行卡,是趁我不注意藏在一个文件夹中的,我一直带着这张卡要还给刘某,但碰到几次都人很多,后来去长春他又生病了,结果卡丢了,你们可以去查这张卡,看看我有没有拿过钱我当时是足协一把手,3万块就能买个冠军?天大的笑话!

  为了活下来,我只能屈打成招

  至于为什么要编造这么多的假话,谢亚龙解释说:是专案组为了把我的案子定成受贿金额万,才非要我多交代钱的。

  他们威胁我,但是怎么也达不到这个数字,他们把我家人的两辆车也都算上了,说我是为家人谋取的私利,事实上,我从来就没有为自己亲友办过什么事。谢亚龙的妹妹谢亚梅转述了谢亚龙庭上的话。

  而为了活下来,我只能屈打成招。他说,我为什么现在出庭还穿棉袄,是因为我大冬天要穿着裤衩被打。

  想让儿子知道我是怎样的亾

  谢亚龙说,自己选择当庭翻供的原因,是想让儿子知道我是怎样的人,不能让他蒙受这种屈辱,另外,因为我屈打成招,连累了很多人,所以翻供不是为了自己,如果不采纳,我宁可多判几年,也要讲出真话!

  谢亚龙在庭审中间哭了,他说:我知道会撤销自首情节,我为什么还要讲真话?不能让这个案子再这么错下去!

  律师说法

  要求当庭启动程序,法庭没有接受

  本报丹东专电 特派 陈宏 谢亚龙的律师陈刚说,根据谢亚龙当庭翻供的说法,他们立即要求法庭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,但是法庭没有接受:法庭只是表示,对谢亚龙陈述的情况,他们已经记录在案,然后就说进行下一个程序。

  我们要求公诉方传证人到场,但是所有的证人,没有一个到场的;我们说,涉及到钱款的指控,应该有相关的记录,比如银行对账单之类的,但是我们也没有看到,只有上海一个老板请他吃饭,给了他那家饭店一张2万元的消费卡,才有银行的信用卡刷卡记录;公诉方出示的审讯人员称没打人的证据,就是那些人的口述,标点符号都一样,然后加盖了个公章,这个是不能证明的,而且,按照规定,审讯从被告人进入审讯室都要全程录音录像,但我们全部没有看见,公诉方说有光盘,但没有当庭播放。陈刚说。

  对于谢亚龙当庭翻供的后果,陈刚说:如果法庭认为成立,那么整个案件就需要全部重新取证,但是法庭没理我们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的要求。如果后面还是不启动这个程序的话,那么按照现有的证据,就能重判谢亚龙,也就是最起码10年以上,而且公诉方已经撤销了自首情节、认罪态度好的表述。

  他还介绍,谢亚龙说严刑逼供,导致了他主要的伤在两处:左耳出血导致听力严重受损,心脏因遭受电击而心律不齐。对于这两点,我们已经提出了司法鉴定的申请。

  陈刚和金晓光两位律师的表述中,多次表示了不乐观的态度:今天的庭审,持续了十几个小时,中间只中午休庭过一次,到最后,谢亚龙因为身体原因,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多次要求休庭,第二天再审,都遭到了法庭的拒绝。我的职业生涯中,也没遇到过这么漫长的庭审的。最后,两位律师还说:从目前的情况看,我们自身也不安全。

  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如何操作

  本报丹东专电 特派 陈宏 昨天谢亚龙案的非法证据排除程序,成了扫赌打黑案最大的爆点。到底这是一个什么程序,应该怎么走?本报昨天也采访了上海知名律师方正宇律师。

  根据2010年出台的《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的第五条,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在开庭前或审判过程中,提出自己的供述是办案人员非法取得的,在公诉方宣读完起诉书之后,法庭应当先行开始当庭调查。方律师解释说,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,应当在法律上即为必须。

  他介绍,被告人提出的应该是线索,包括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,什么人采取了什么手段,对自己采取了刑讯逼供,然后公诉人则要拿出证据,证明没有这样的情况,这样证据包括调查的过程笔录,包括谢亚龙本人口供、审讯的视频音频资料,法庭甚至可以要求调查人员到场对质,甚至可以要求暂时不开庭,以进行这个程序。那怕最后还是认定针对被告人的证据不是非法证据,程序也不能忽略。

  谢亚龙的代理律师表示法庭没有启动这个程序,方正宇说:由于公诉人出示了办案人员的证词,虽然是他们自己敲公章证明自己没有逼供,但如果法庭认为这已经是走过了启动程序,那么是可以继续下一个程序的。当然,从律师的角度来说,也可以认为法庭是没走或者没走完这个程序。

  他说,单从法律来看,单方出具的证明是否有效力值得商榷,最佳的方法是对质,从律师的理想角度,应该是深入调查比较好,再说,谢亚龙否认的话,应该行贿方全部到场对质,这样至少对于查清事实有帮助。当然,我国刑事案件中证人出庭率很低,也是个现实问题,所以会出现谢亚龙案一个证人都不到庭的情况。

昆明体育网
安全
电工电气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